位置: 首頁 > 文摘大全 > 文苑> 秋天的四只空瓶子

秋天的四只空瓶子

來源: 讀者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20-01-06 閱讀:
  尋四只干凈的空瓶子,灌秋天的清氣,一瓶盛桂花香,一瓶入板栗香,一瓶存紅薯香,一瓶裝一只銀鈴子。
  空瓶子收集人間色彩和歲月的花香,那些凡俗食物所帶來的醇香,以及曠野窸窣的天籟之音。
  ——這個時候,早桂已經開了,是一年一度微黃小花的沁脾新香。記得去年,和吾家小童,經過郊外一處地方,聞有桂香,便下車尋花,吾家小童興奮得手舞足蹈,忙不迭地把桂花剝下,裝在口袋里,我對他說,下次給你準備一只空瓶子,灌滿滿一瓶桂花香。
  在我的城市,賞桂有兩大去處,一處是老公園,一處是在日涉古園里。老公園里,有一片桂樹林,林子的桂花香味,隨一陣風,傳得很遠,所以賞桂,不必離得太近,拉開一段距離后,往往恰到好處。古園林里的桂花樹,庭院宛若容器,盛了滿滿一院子,盛不下了,便溢出墻外,桂花香翻墻攀院,香透了半條街。
  桂花的香味,在雨中尤熱,我想灌一瓶,放到明年,待春暖花開,看看到底還有沒有桂花味?
  明人高濂在《滿家弄看桂花》中記載了當年杭州賞桂一景:“秋時,策騫入山看花,從數里外便觸清馥。入徑,珠英瓊樹,香滿空山,快賞幽深,恍入靈鷲金粟世界。”
  滿家弄亦稱“滿覺隴”。桂樹偃伏石上,花期時,滿階滿坡都是細細密密的桂花,就像鋪了一層金色的雪——這是杭州西湖十景之一“滿隴桂雨”的盛景。
  ——再拿一只空瓶子,趁一陣清風,趕緊擰緊瓶蓋,鎖住這滿街糖炒板栗香。
  板栗,西晉陸機在《詩經》注中說,“栗,五方皆有,惟漁陽范陽生者甜美味長,地方不及也”。我在皖南池州的山中,見老婦手剝毛板栗,板栗藏在板栗殼里,老婦半天剝了一大堆,堆在地上,旁邊是高高低低的板栗樹。
  板栗的清香在于糖炒,在一口大鐵鍋里,手執一柄鐵鍬翻炒,沙子的摩擦聲,“沙沙”,板栗的香味便跑出來了,逸散四周,城市因了板栗香味,更具煙火氣。
  一個詩人說,完整的微涼秋冬,一定要有毛衣、落葉和糖炒栗子。老舍先生在重慶創作《四世同堂》時,濃濃鄉愁是糖炒栗子的味道:“良鄉肥大的栗子,裹著細沙與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地炒著,連鍋下的柴煙也是香的。”
  ——又盛一瓶烤紅薯的醇香。
  烤紅薯的香氣,是秋冬特殊的味道,它的誘人,已超過了吃烤紅薯本身。關于烤紅薯的記憶,是少年時,我和幾個小伙伴在郊外林子的空地上挖坑烤紅薯。把紅薯放在坑里的樹枝上,再在紅薯上覆上樹枝,點燃后,樹枝的灰燼不急著扒去,而是留在上面烤紅薯,待半個時辰,撥開紅薯上的灰,一只只紅薯散發誘人的香味。我有好多年沒有烤過紅薯了,拿一只瓶子,想保存烤紅薯的香味,保存一份對平民美食的眷戀。
  ——還要捧一只高腰圓腹的大瓶子,裝一只銀鈴子。
  清代張潮《幽夢影》里說:“春聽鳥聲,夏聽蟬聲,秋聽蟲聲,冬聽雪聲,方不虛此生也。”銀鈴子這樣的小昆蟲,比蛐蛐兒小,可它的叫聲響亮、清脆,一點兒也不比蛐蛐兒小,一點也不會向其他昆蟲示弱。
  蟈蟈兒愛吃南瓜花,這話是汪曾祺說的。銀鈴子吃嗎?看來這小東西是喜歡吃素的。
  秋天的夜晚我曾經邂逅一只非常會叫的銀鈴子,我坐在那兒寫東西,有一只銀鈴子,不知從哪兒跳進房子里來了,我寫東西它在叫,我去尋它時,它又不吭聲,似在和我捉迷藏。我想逮到它,把它放在大瓶子里,看它吃南瓜花,以及鼓翼而鳴的表情。銀鈴子在不停地叫。我知道,秋已深,天氣已漸漸涼了……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記得自己是一朵花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