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偵探懸疑> 意外橫生的綁架案

意外橫生的綁架案

來源: 讀者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2-30 閱讀:
  夜里10點多鐘,劉德坤搖搖晃晃回到家,拉開燈,看著亂七八糟的屋子,忍不住嘆了口氣。自從和妻子許娟分手后,家里就變成了豪華的豬窩,雖然時間過去了一年半,可是他還是無法習慣。
  他三兩下脫了衣服上床想早些休息,可一想到明天便將心愿得償,心里便涌起陣陣興奮之意,一時之間竟然沒了倦意。正輾轉反側之時,床頭柜上的手機鈴聲大作。
  劉德坤抓起手機,見屏幕上閃現著一個陌生的號碼,他微一猶豫便接了起來。對方語音低沉:“你兒子小劍在我手上,24小時內,準備100萬,否則他就死定了。”
  “你綁架了小劍?為什么打電話給我?”劉德坤大吃一驚,急忙把手機拿到眼前一看,這才發現,手機雖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樣,但稍新一點,正是老友周宏達的那部。今晚他請幾個知交好友小聚,周宏達與自己的座位相鄰,兩人的手機都隨意扔在桌上,沒想到分手的時候竟然拿錯了。
  綁匪大怒:“綁了你兒子,不給你打電話給誰打?你裝瘋賣傻,是不想你兒子活命了吧?”
  “兄弟你暫且息怒,我是老周的朋友,剛才一起喝酒,我倆拿錯了手機。”劉德坤急忙解釋說,“只要小劍平安,萬事都好商量,我這就把手機給他送去,你也可以往我那部手機里打電話找他,好嗎?”
  綁匪有些意外,但還是信了他。劉德坤片刻都不敢耽擱,穿衣下樓開車直奔周宏達家。他跟周宏達是半輩子的朋友,15歲的小劍是他看著長大的,更是他干兒子,小劍出事,他決不能袖手旁觀。
  半路上,他再次接到綁匪的電話,綁匪氣急敗壞地說:“你給我的號碼,我足足打了10分鐘都沒人接,你不是在耍我吧?”
  劉德坤解釋說:“今天晚上老周酒喝得太多,估計是睡死了,所以聽不到電話響,我馬上就到他家了,叫醒他就給你打過去。”
  “每個電話我都會用新卡,別想耍這種花招試圖追蹤我。”綁匪陰惻惻地冷笑一聲,說,“20分鐘后,我會再打給你。”
  劉德坤趕到周宏達家,把他叫醒,說:“小劍讓人綁架了!”周宏達臉色一下子失去了血色,好半天才強笑道:“老劉你別瞎開玩笑,小劍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招災不惹禍只知道學習,況且他住在學校里,每周只周五才回來——”
  老周的話戛然而止,一屁股跌坐在沙發里,聲音里透著一絲恐懼之意:“今天……是周五?”
  小劍平時住校,每周五下了晚自習,9點鐘打車回家,看來,就是他回家的路上出了事。劉德坤正想安慰他幾句,恰在此時,口袋里的手機又響了,拿出來一看,是一個從未見過的新號碼。劉德坤說:“是綁匪打來的,我怕你關心則亂,還是我來跟他們談吧。”
  老周紅著眼睛,大聲說:“這關系到小劍的生死,我自己跟他們說。”
  劉德坤大怒,瞪著眼睛說:“你什么意思?我親兒子已經沒了,小劍就是我親兒子,你憑什么不相信我?瞅你現在這德性,我還信不過你呢。”
  劉德坤的兒子叫劉文博,三個月前,劉德坤去接放暑假的兒子;貋淼臅r候文博開車,為了早些到家抄了近路,結果和一輛大車相撞,劉德坤受了點皮外傷,文博卻不治身亡。從那之后,他更把小劍視若己出,當然不肯把小劍的安危交到他的醉鬼爸爸手里。
  老周頹然道:“那就你來,一定要先確認小劍的安全。”
  劉德坤點點頭,打開手機免提,說:“我朋友酒勁還沒過去,他委托我全權處理,你們不就是想求財嗎?這事我就可以作主,也別說什么24小時了,我手上現在就有100萬現金,只要小劍安全,我隨時可以把錢給你。”
  綁匪顯然有些意外,問:“你是誰?”
  “我叫劉德坤,是周宏達最好的朋友。”
  “怪不得呢,原來是華飛公司的劉大老板。”綁匪干笑了一聲,“聽說你和周老板情同手足,看來傳言果然不假,那就馬上交易,也免得夜長夢多,我先讓你聽聽小劍的聲音。”
  片刻之后,電話里傳來一聲小劍的哭喊聲:“劉叔,救我——”
  劉德坤剛叫了聲“小劍”,可電話那邊已經換成了綁匪:“這下你沒什么疑問了吧?”
  “我回家取錢需要半小時,你說交易方式吧。”
  “50分鐘后,你趕到康華賓館,在那里等我電話。”綁匪冷冷地說,“千萬別想著報警,否則,你就等著給小劍收尸吧。”
  周宏達一直緊張地聽著他們交涉,直到電話掛斷,才長長地噓了口氣,說:“老劉,這事怕會有危險,我這就跟你去取錢,交錢的事你就別管了。”
  劉德坤不耐煩地說:“正因為有危險才需要我,不是我小瞧你,就你現在這德性,有能力處理這事嗎?”
  不管劉德坤如何勸說,周宏達卻堅持己見,劉德坤無奈,只好答應他一同前往。一路上他們按綁匪電話指示,先后去了康華賓館、城南花園等好幾個地方,當他們最后來到城郊的時候,已經是半夜12點20分。等了大約10來分鐘,綁匪再次打來電話:“出城,10分鐘內趕到火車道7公里處交易。”
  劉德坤發動車輛,沒走多遠,車子突然熄火了。在這要命的時候,車子居然拋錨了,他只能看著冒煙的發動機干著急。周宏達也急了,想在路上攔輛車趕過去,可半夜三更的,城郊又偏僻,哪里有什么過路車輛?
  轉眼10分鐘過去了,綁匪用一個新號碼打來電話,問:“你們到了嗎?”
  “我的車子拋錨了。”劉德坤硬著頭皮解釋,“我們正準備攔一輛車趕過去,請稍等一會兒。”
 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天,才傳來綁匪強自壓抑怒氣的聲音:“我們本來想利用12點45分經過的那輛火車遮擋,讓你們隔著火車把錢扔到對面,看來,你不但猜出來我們的計劃,還報了警布置陷阱抓我們,所以才拿拋錨的借口拖延時間。姓劉的,既然你這么會算計,就別怪我們不仗義了。”
  劉德坤的冷汗瞬間濕透了衣衫,他大叫:“不不不,請聽我解釋——”
  周宏達一把奪過手機,帶著哭腔說:“兄弟你千萬別沖動,我發誓沒有騙你們,跟我兒子的命比起來,錢算得了什么?我們絕對沒有報警,請你一定相信我啊。”
  綁匪將信將疑地說:“雖然我不相信你的話,但我愿意給你一個機會,不過贖金漲了,兩百萬,什么時候交錢,你等電話吧。”
  老周還想爭取一下,對方卻不由分說地掛斷了電話?粗芎赀_失魂落魄的樣子,劉德坤嘆了口氣,說:“老周,你也不要太擔心,這次是意外,下次一定能順利把小劍換回來。錢的事兒你更不用操心,全算我的,為了小劍,再多的錢我都不在乎,何況區區兩百萬?”
  “別拿你的臭錢說事,今天這事不是意外,這都是你的錯。”周宏達怒吼道,“我說不讓你管不讓你管,你非得參與進來,要不是你這輛破車出問題,我開我的車,現在小劍已經救出來了,你還我兒子,你還我兒子——”
  劉德坤和周宏達20多年的交情,從來都沒紅過臉,沒想到今天周宏達竟然翻臉相向,劉德坤一時心如刀絞,強忍著心里的傷痛,一字一句地說:“老周,你也知道,我欠小劍一條命,倘若小劍有個三長兩短,我劉德坤就把這條命賠給你,這樣總行了吧?”
  那年小劍6歲,劉德坤的兒子文博11歲,劉、周兩家出去野游,文博下河游到深水區的時候突然腿抽筋,要不是小劍跑去叫來正在喝酒的劉德坤和老周,文博就淹死了。劉德坤當時就說,他們父子欠了小劍一條命。
  聽劉德坤這樣一說,周宏達長嘆一聲不再說話。他們心急如焚地等了三天,綁匪終于打來了電話,讓小劍跟老周說了兩句話,確認了小劍安全后,綁匪說最近比較忙,暫時顧不上交易的事,讓他多點耐心,再等些時日。
  轉眼又是幾天過去了,綁匪便如人間蒸發一般杳無音信。老周簡直急瘋了,想要報警,卻終究不敢拿兒子的命冒險。
  劉德坤找到做私家偵探的朋友霍宇,請他幫忙調查此事。他擔心老周為了兒子的安全而阻止調查,所以此事是在暗中進行的。
  霍宇果然沒有讓他失望,剛過了兩天,便查出了一個重要的線索。小劍雖然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但像很多孩子一樣,也瘋狂地迷戀著網絡游戲,一款叫“英雄”的游戲他已經玩了兩年多,級別很高。奇怪的是,在他被綁架之后,他的游戲號依然每天上網,而且上網的時間比以前還增加了。
  霍宇通過IP地址查到了賬號使用者,卻不是小劍,而是一個名叫周原的年輕人。一通威逼利誘后,周原告訴他說,通過這款游戲,他在網上認識了小劍,前些日子,小劍忽然提出要和他交換賬號,因為兩人等級差不多,所以周原便同意了。
  雖然周原也不知道小劍為什么無緣無故和他交換賬號,但霍宇很快查出,周原的賬號登錄地址在省城,更令人興奮的是,其上網頻次、時間都和小劍的原賬號相似。也就是說,這個賬號的使用者極有可能就是小劍。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危險愛戀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