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奇聞異事> 記憶銀行

記憶銀行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2-30 閱讀:
  小鎮上有一家神奇的記憶銀行,能為客戶辦理記憶存儲和提取業務,珍妮特是這家銀行的職員。
  這天,珍妮特為一個名叫史密斯的客戶辦理完記憶存儲業務后,對方將銀行卡片落在了柜臺上,珍妮特將他的卡片收了起來。
  這時,一個中年男人走進了大堂,他走到珍妮特的柜臺前說:“我想辦理記憶提取業務。”
  珍妮特微笑著說:“很高興能為您辦理此項業務,先生。”說著,她站起身,繞過柜臺,走到中年男人身邊說:“請跟我來。”
  珍妮特帶著中年男人走進一間業務室,說:“我需要您的銀行卡。”中年男人掏出卡片遞給了她。珍妮特核對了一下卡片上的名字后,將卡片塞進她的工作服口袋,說:“瓊斯先生,記憶提取需要一到兩個小時,請您理解。”
  “好的。”瓊斯點點頭說,“我以前從未意識到記憶對于我來說有多么重要。那些不那么愉快的記憶,我曾想方設法要忘記?勺詮奈殷w驗了你們的記憶存儲業務后卻發現,刪除記憶并不是一件好事,記憶剝離后在大腦里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,讓我感到十分難受。所以,我想把那些記憶找回來。”
  珍妮特微笑著表示理解,然后用皮帶將他綁在椅子上,給他套上一個頭盔,將導線搭在他的肩上。一切準備就緒后,珍妮特從口袋里掏出瓊斯的卡片,在讀卡器上刷了一下,又重新放回口袋。接著,她輸入密碼,啟動了記憶提取程序。
  珍妮特看了看計時器,說:“看上去似乎需要兩小時。”說完,她走出房間,關上燈,帶上了房門。
  兩個小時后,珍妮特再次走進了那間業務室,說:“記憶提取完畢,瓊斯先生。”
  瓊斯興奮地說:“太好了!趕緊把這些東西從我身上取下來。”
  珍妮特從他頭上取下頭盔,松開了他身上的皮帶,說:“您可以離開了。”瓊斯先生從椅子上跳起來,大步向門外走去。
  珍妮特從口袋里掏出卡片,朝瓊斯喊道:“瓊斯先生,別忘記您的卡。”
  “你們留著吧!”瓊斯頭也不回地說,“我再也用不著它了。”
  瓊斯來到了一家酒吧,暢快地喝了點酒,然后在吧臺上丟下幾張鈔票,起身離開,朝停車場走去。黑暗中,他依稀看到一個年輕英俊的小伙子站在一輛車旁,正手忙腳亂地找鑰匙。
  就在這時,瓊斯的腦中突然閃過一段記憶,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這段回憶給他帶來的快感。于是,他沖到那個小伙子身后,一把抓住了他。小伙子轉頭看到瓊斯,一臉詫異地說:“伙計,你是誰?你認錯人了吧?”
  瓊斯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:“我怎么會認錯?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呢……”說著,他掏出一把刀,一下子捅進了小伙子的身體里……
  小伙子驚叫一聲,倒在地上?粗』镒哟顾罀暝臉幼,瓊斯突然渾身一哆嗦,情不自禁地喃喃道:“天哪,我究竟做了什么?怎么會這樣?”
  很快,警察局接到了報案。這是一起十分奇特的謀殺案,小伙子意外被殺害,瓊斯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探長經過細致縝密的調查后,將珍妮特傳喚至警局。
  此刻,珍妮特就坐在探長對面,詳細講述了史密斯來辦理記憶存儲業務,以及瓊斯來辦記憶提取業務時的情形。探長聽完后說:“這么說,你覺得瓊斯先生殺人,是因為你不小心將兩個人的記憶卡弄混了?”
  珍妮特沮喪地說:“是的,正如我先前告訴你的,史密斯先生來辦理了記憶存儲業務,但我還沒來得及將卡還給他,他就離開了。于是,我把他的卡放在我的工作服口袋里,后來就把這事給忘了。”
  探長似笑非笑地說:“然后,瓊斯先生來提取記憶,而你卻錯刷了史密斯先生的卡?”
  珍妮特點點頭說:“是的,由于史密斯先生有謀殺罪的前科……”
  探長搖搖頭說:“可是,史密斯先生從未殺過人……”
  珍妮特爭辯道:“他曾經是一名囚犯,他親口告訴我的。”
  探長微微一笑,說:“是的,他是坐過牢,但那是因為貪污,不是因為殺人。”
  珍妮特愣了愣,說:“這么說,這件事不是我的錯了。太好了,我可以解脫了!”說著,她便打算起身離開。
  “請坐下,女士,還沒有結束呢!”探長站起身來,開始在房間里踱步,“你是否知道,我們擁有一批頂尖的計算機專家,他們為我們工作,并且很擅長收集證據?”
  珍妮特不安地扭了幾下身子。
  探長繼續說:“很明顯,有人侵入了你們的計算機系統,將偽造的記憶植入了瓊斯先生的大腦。當然,這些記憶并不屬于史密斯先生,而是編造出來的。”
  珍妮特故作鎮定地說:“哇——太神奇了!但是,那個人為什么要這樣做呢?”
  “這也是讓我們感到疑惑的地方,”探長答道,“被害人才來這個小鎮沒多久,他曾告訴同事說,有一位女士在跟蹤他。兩人是在網上認識的,后來見過一次面。但當他不想再搭理那位女士時,那位女士卻想盡辦法纏著他,讓他不得安寧……”
  珍妮特的聲音開始發顫:“所以……你認為是那位女士通過某種方式入侵了我們的計算機系統,這樣她就能給瓊斯輸入記憶,引導他去殺人?這個推斷有點離譜吧?”
  探長一言不發,只是靜靜地盯著珍妮特。
  珍妮特清了清嗓子,說:“好吧,那你打算怎么抓住這位女士呢?只有被害人知道她是誰,不是嗎?”
  探長點點頭說:“沒錯。”
  珍妮特聳了聳肩:“可他已經死了,這真是太糟了。”
  “我說過他死了嗎?這只是我們用來應付媒體的謊言。”探長說完,看著她身后的房門。珍妮特慢慢地轉過身去,只見一名警察正透過門上的小窗向里張望。
  探長向對方做了個手勢。門開了,一個年輕英俊的小伙子走了進來:“你好,珍妮特。”
  珍妮特一邊尖叫,一邊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。警察立刻上前攔住她,一記鐵拳打在她的下巴上。珍妮特被打得一陣眩暈,軟綿綿地倒在地板上,抬眼看著小伙子。
  小伙子嘆了口氣說:“珍妮特,你就不能放手嗎?”
  珍妮特的臉因為痛苦而變得扭曲,她不敢相信地搖著頭。
  小伙子接著說:“順便說一下,瓊斯先生現在沒事了,我并不打算起訴他,因為這不是他的錯。而且,我也打算放過你——即便你差點讓我見了上帝。對了,還有件事要告訴你,為了防治犯罪,我們國家制訂了一項新計劃,它的名稱叫‘全部記憶抹除’。聽說過嗎?”
  珍妮特哆嗦了一下:“求你,別這樣……”
  小伙子冷笑道:“它將抹除你所有的犯罪記憶,根除你的犯罪念頭,也許這能治好你的病。遺憾的是,這個程序還不夠完美。所以,你得先穿著紙尿褲,學著用勺子吃飯。”
  “天哪!”珍妮特絕望地說,“不,別這樣對我!”
  “對于我來說,最重要的是讓你從此以后忘記我。祝你好運!”小伙子說完,朝門外走去。
  “不!不!不……”珍妮特歇斯底里地叫著,直到暈了過去。
  不知過了多久,珍妮特醒了過來,她發現自己穿著紙尿褲,躺在一張成人尺寸的嬰兒床上。此刻,她的記憶一片空白。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替你而活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