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盜豬記

盜豬記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20-01-05 閱讀:
  臨川城被臨河一分為二,分別稱為南城和北城。俗話說:“展城南,鄧城北”,意思是河南邊基本都是“百川錢莊”展百川的產業;河北邊基本都是“如海鏢局”鄧如海的產業。展排在鄧前面,因此鄧如海無論家世名聲,一直被展百川壓過一頭。
  這天,鄧如海找來一個外號叫“賽時遷”的神偷蔡升,希望他能幫自己奪回心頭之愛——一頭東瀛香豬。鄧如海說,這豬是他的寵物,前些日子在打賭時,被展百川贏了去,他咽不下這口氣,這才請來蔡升幫忙。
  蔡升應允之后正要離開,卻見一位小姐從里間走了出來,正是鄧如海的千金鄧瑩瑩。鄧瑩瑩看了一眼蔡升,不悅地說:“這種小事女兒去就行了,何必假手他人?”
  鄧如海怒道:“這事我就全權交給蔡少俠了,你少跟我胡鬧。”
  蔡升素聞鄧瑩瑩是個尚武的奇女子,鄧如海卻最不喜歡女兒插手鏢局事務,今日一見果真不假。
  從鄧家離開后,蔡升便開始行動了。他打聽到,展家最近似乎在忙著籌備一件大喜事,正在招募臨時幫工。于是,他也喬裝后混在了應征隊伍里。沒想到快輪到他時,一個管事模樣的人卻說,今日名額已滿,再招3個,其他人明兒趕早。他恰恰是第4個!蔡升急了,忙對前頭的人說:“大哥,我給你二兩銀子,咱倆換換成不?”
  前排的漢子卻很不給面子:“這可是見識展城南排場的機會,二兩銀子也不換。”
  再加銀子就要引起懷疑了,蔡升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。漢子剛要跟管事的走,膝蓋卻一彎差點兒跪下。管事的忙問怎么回事。漢子回頭一看卻并無發現,搖搖頭說沒事,又繼續往前走,誰知沒走幾步又是一歪,管事的不耐煩道:“你什么毛?”
  這時,蔡升不失時機地說道:“我看這位大哥怕是有暗疾,招回去能不能做事還得兩說。”蔡升有一手銀針絕技,剛剛那兩下正是他向漢子膝蓋施射了銀針。
  漢子聞言,氣得朝蔡升沖了過去:“一定是你小子搞的鬼!”
  蔡升一閃身便躲了過去,漢子則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上,疼得說不出話來。管家見蔡升身手矯健,便欣然將他領走。
  原來展家正在籌備展百川與夫人結婚20年大宴,這才廣招人手。蔡升入門后分到的任務是布置偏廳,與正堂只有一墻之隔,這倒方便他“收風”。他調換了一個內置薄膜的銅獸香爐,香爐后接了一縷銅絲,穿過木墻后連著另一片薄膜,于是展百川在正堂的談話都通過薄膜的震動傳到了他耳里。
  離大宴只有兩天,這天他卻聽到展百川責備管家說道:“夫人的碧玉戒指還沒找到嗎?”管家唯唯諾諾道:“正在找,正在找。”
  展百川聽后,嘆了口氣說道:“如果實在找不到,我只有明天去找巧手王師傅,讓他仿制一個了,希望能瞞過夫人。”
  聽到展百川要出門,蔡升暗喜,這下終于有機會下手了。
  每天下午,那只香豬都在后花園曬太陽,名義上有人看守,但久而久之,護院的都懈怠了。這天,展百川騎馬剛走,蔡升便施展輕功闖入花園,花園果然沒旁人,他掏出一個浸了迷藥的包子放到豬的跟前,只要豬吃一口,他就可以手到擒來了。
  誰知,香豬看了一眼包子,又毫無興趣地睡了起來。蔡升聽別的下人說過這只豬最近厭食,他還以為是開玩笑,沒想到是真的!
  蔡升怕強行帶走會惹出大動靜,正在進退兩難之際,頭頂突然一個黑影閃過,還踩掉了房上兩片瓦,緊接著就聽到外間的護院大叫:“什么人?”
  蔡升苦笑,這么好的機會,就這樣被人給攪了。黑衣人飛速逃竄,但護院們的圍捕網已經慢慢成形了,黑衣人漸漸被逼入死角。正當黑衣人一籌莫展之際,突然打開一扇門,蔡升在屋內招手說道:“快進來。”
  兩人屏聲斂息,終于等到追兵走過,這時,蔡升才無奈地說道:“大小姐,我拜托你別添亂行不行。”原來蔡升早已從身形看出,黑衣人就是鄧家大小姐鄧瑩瑩。
  鄧瑩瑩索性拉下面罩:“我是怕你一個人壞事,幫你引開護院。沒想到你不抓緊時間偷豬反而來管我的閑事,白白浪費大好機會。”
  蔡升見她惡人先告狀,也不客氣地說道:“算了吧,你是怕我在你爹面前搶了風頭,故意壞我的事吧。”鄧瑩瑩怒道:“好心當成驢肝肺,下次你被人抓住打死,我也不管你的事了。”
  蔡升回道:“放心,我就算被人打死,也不敢勞您大駕了。”
  蔡升與鄧如海約定,最晚大宴之日要完成此單,拜鄧瑩瑩所賜,行動不得不拖到了大宴當晚。幾日下來,蔡升也了解到鄧如海原來與展百川有同窗之誼,還同時追求過現任展夫人,乃是情敵。
  大宴當晚,鄧如海應邀而至,他帶了一雙夜明珠、三箱南海珊瑚、五箱金元寶、十箱銀元寶,并且點名送給展夫人。這可比展百川送的還多,犯了喧賓奪主的大忌,眾賓客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來。殊不知,這正是蔡升與鄧如海約好的,鄧如海在前門吸引賓客注意,蔡升潛入后花園行事。
  蔡升吸取上次教訓,不再用包子引誘,而是施展銀針絕技,他手一揚,兩枚涂有迷藥的銀針便射入香豬的皮膚。眼看香豬身形一歪暈了過去,蔡升把它收進特制的木籠。接下來,如何把香豬運出展府成了擺在蔡升面前最大的難題。
  不一會兒,前門的風波似乎散了,展百川與鄧如海和解,鄧如海也被奉為上賓。蔡升喬裝成倒潲水的,推著裝有香豬的潲水缸,打算從北邊側門離開?撮T的家丁攔住他問道:“往常不都是傍晚運潲水嗎?今兒個怎么這么早?”
  那小子解釋說:“今日大宴,潲水當然比往常容易滿。”
  家丁一想也對,正準備放行,這時背后卻有人叫道:“等等,這小子有點兒眼熟啊。”
  蔡升心中暗道不好,完了,聽聲音這人正是那天排隊應征時得罪的那個漢子,沒想到最后他還是應征進來了,萬一被他識破怎么辦?
  漢子繼續說道:“這人好像是新聘的下人。”家丁也警覺起來,問道:“這缸里是什么?打開看看。”蔡升正犯難,這時卻有一頂轎子走近,轎夫叫道:“鄧家小姐要走了,還不讓路!”
  家丁好奇問道:“鄧小姐不是剛剛赴宴,怎么這么著急走?”
  轎夫回道:“小姐突感不適,難道這也要向你交代?”
  家丁忙說不敢,又解釋說這送潲水的有詐,要先檢查看看。
  沒想到鄧瑩瑩在轎里說道:“什么味這么難聞,還不快讓開。用臭氣攔住客人,趕明兒我問問展叔叔,這就是展家待客之道嗎?”
  家丁聞言,哪里還敢阻攔,連忙揮手,讓蔡升快走。走出三里,蔡升才敢和鄧瑩瑩搭話:“剛剛真是謝謝了。”鄧瑩瑩揶揄道:“不敢,是誰之前說就算被打死也不勞我幫忙的?”
  蔡升臉一紅,正不知如何回話。鄧瑩瑩卻突然覺得不對勁,連忙問外面的轎夫:“是不是走錯路了?”只聽轎夫回答:“沒錯,去衙門正是這條路。”
  轎夫說完,便摘下帽子,原來他居然是展家一家之主展百川!展百川笑道:“兩位偷我寵物,難道不應該上衙門?”蔡升見被識破,只好討饒道:“展員外,得饒人處且饒人,這豬是鄧員外從小養大的,你何必奪人所好呢?”
  展百川的回答卻大出蔡升意料:“這豬從出生就在我展家,什么時候成了他鄧如海養大的了?”接著,展百川便向蔡升和鄧瑩瑩二人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……
  當蔡升帶著香豬來到鄧府時,鄧如海已等候多時了,他正準備接過香豬。誰知,蔡升卻揚手止。“慢,且先聽我講個故事。”
  接著,蔡升便不管不顧地講起來:“您和展百川年輕時一直是對手,還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人。當那個女人嫁入展家后,您卻一直念念不忘。眼看展百川和夫人的結婚20周年紀念就要到來,您又打聽到兩人不和的消息,覺得這是一個可利用的機會。于是您便趁著作客,偷走了兩人的定情信物——一只翠玉戒指。但您還沒來得及離開,展百川便已經發現,于是全家戒嚴到處搜查。您擔心帶不出去,就讓一只寵物香豬吞了下去。
  “眼看結婚紀念日將至,展百川卻找不到定情信物,于是便找能工巧匠仿制了一只。您決定偷回香豬,拿出戒指,當面揭穿展百川的謊言,興許能離間他們夫妻二人的關系,奪回心愛的女人。我說得對不對?”
  鄧如海怒道:“你管那么多閑事干嗎!”說著,他提起一把鋼刀向蔡升砍去。蔡升手疾眼快,手一揚,一根銀針射向鄧如海腰帶,腰帶瞬間脫落,鄧如海的褲子一下掉到腰間,形象很是不雅。
  趁著這個空當,蔡升也殺紅了眼,一根銀針正要直取對方咽喉。這時卻聽門外鄧瑩瑩哭著喊道:“住手,求你放過我爹!”
  蔡升穩了穩心神,冷冷道:“好,我可以饒過你,但你必須答應我,你必須將豬還給展百川,并且以后再不許踏過臨河以南。”
  此后,鄧如海果真信守承諾,終生再沒踏足城南。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圍樓御匪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