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屠夫之死

屠夫之死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20-01-02 閱讀:
  明朝初年,竹河縣有個縣令叫宮少卿,此人少年及第,聰穎過人,自上任以來,接連破了幾起大案,很得百姓愛戴。這天上午,城東王老漢慌慌張張來報案,他的鄰居張屠戶被人殺死在家中。
  宮少卿帶人趕到張家,張家門前已經圍了不少聞訊趕來的人。只見張屠戶的尸體趴在門邊,地上一大攤流出來的血。他的一只手捂在身下,另一只手向前伸出,手里握著一把殺豬刀,但刀身干凈,并無血跡。王老漢說,昨晚他跟張屠戶說好今天幫他殺豬,早晨起來后遲遲不見人來,于是敲門來請,沒見張屠戶出來,卻聽到張屠戶三歲的兒子狗娃啼哭聲,便趴在門縫看,這一看看到了張屠戶的尸體。
  宮少卿命人將張屠戶尸體翻轉,看到張屠戶胸前有幾處刀傷,乃致命之由,死亡時間當在午夜。屋子里凌亂不堪,被人翻得非常徹底,地上還散落著幾塊碎銀子和一些銅錢。王老漢告訴宮少卿,這個張屠戶以殺豬為生,去年他老婆得病死了,丟下他跟兒子,哪想到今天遭此橫禍?
  三歲的狗娃一直在哇哇啼哭,宮少卿問左鄰右居,誰知道張屠戶有什么親人?眾人都說,張屠戶是家里獨子,父母早亡,他死去的老婆是外省人,也沒聽說有何親人。宮少卿不禁頭疼,這個孩子可怎么辦呢?總不能把他帶到縣衙啊。正思量間,一個女人進得屋來,抱起孩子流著淚說:“作孽啊,爹媽都死了,你可怎么辦?狗娃,跟嬸嬸走吧,有嬸嬸吃的,總不會讓你餓死。”
  王老漢湊上來告訴宮少卿,這女人叫淑梅,兩年前丈夫下河打魚淹死了,剩下她一個人過日子,有人給他介紹男人,她卻死活不嫁,要為丈夫守寡。提起她來,都說她是個三貞四烈的女子。
  宮少卿向眾人打聽,張屠戶有什么仇人?眾人七嘴八舌,說沒聽說過張屠戶與何人結仇,宮少卿眼尖,看見王老漢好像要說什么,可張了張嘴又閉上了。
  宮少卿再次勘察現場,發現窗紙上有一個破洞,之后再無其他線索;氐娇h衙后,他叫來得力手下韓林生,命他悄悄去找王老漢。不多久,王老漢到,宮少卿和顏悅色地問:“老人家,剛才我見你欲言又止,想必是有話要說,礙于人多卻又不方便,所以請你到此,你盡管知無不言,一切自有本官為你做主。”
  王老漢嘆了口氣:“唉,我也不知當說不當說。這個張屠戶,平時人緣不錯,跟大家相處得挺融洽,可是人們都不知道,這家伙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東西。淑梅的丈夫死后,有一天我去河邊,見張屠戶在非禮淑梅,淑梅拼命掙扎,我咳嗽了一聲,張屠戶見了我,急忙跑掉了。淑梅當時哭得死去活來,說他欺負她已經好幾次了,這畜生早晚不得好死。事關女子名節,此事我不敢亂說,一直壓在心里。所以我一聽你問張屠戶有沒有什么仇人,一下子就想到淑梅,可隨后我就知道這不可能,淑梅一個弱小女子,就算對張屠戶恨之入骨,她又有什么能力殺掉張屠戶這樣的大男人?”
  宮少卿沉吟不語,張屠戶曾經欺負過淑梅,而淑梅在他死后,不計前嫌地收養他的兒子,這有些不合理?難道,她是因為愧疚才收養狗娃?她真的與此案有關?想到這里,宮少卿命人傳來淑梅。
  淑梅眉清目秀,端莊漂亮,只是神色間有些疲憊。宮少卿問她說,昨天晚上她在哪里,淑梅有些緊張,回答說前天她就回了幾十里外的娘家,這幾天一直住在那里,今天早晨剛回來,恰巧趕上了這件事。宮少卿又問張屠戶非禮她的事情,淑梅一下子激動起來,卻毫不隱瞞,并說她看到張屠戶被人殺死,心里十分痛快,覺得這是老天有眼,惡人惡報,只是她看不得狗娃孤苦伶仃那么可憐,忍不住想收留他。
  經過調查,淑梅的確是今天早晨才趕回來的,她在娘家也有人作證。如此淑梅可脫嫌疑。此案暫時陷入僵局。
  宮少卿再次來到張家進行勘察,看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屋子,他突然升起一股疑問:兇手想找什么呢?一個殺豬的屠戶,能有什么值錢的東西讓他這么找?宮少卿皺眉苦思,突然他的目光落在那幾枚銅錢上面,他不由得一愣。
  那幾枚銅錢不是時下流通的官錢,而是唐代之物,銅錢已經磨得很薄了,上面極其干凈,好像經常使用一樣。第一次勘察現場的時候,竟然忽視了這點。宮少卿疑心頓起,立刻叫來差役,命人向鄰居們詢問,是否有人在張家見過銅錢,但大家相顧茫然,都說未曾見過。
  其時天色將晚,宮少卿只好無功而返;氐絻忍,宮夫人見他愁眉不展,就勸道:“老爺這一向太勞神了,應該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我進廟里去給老爺求一卦。”
  宮少卿叱道:“婦人之見,辦案也有算卦的?”說完,徑自呆了,好一會兒,他興奮地一擊掌道:“原來如此,我明白了!”他火速叫來韓林生,命他調查縣內有幾個算命先生,把所有人都帶到縣衙。原來,宮少卿聽了夫人的話,突然想到,算命先生給人算命時,總要用三枚銅錢讓算命者搖,然后根據銅錢落下時的情況進行推算。此三枚銅錢年代久遠,并非流通之用,只有一個解釋,這是算命先生之物。
  韓林生帶來三個算命先生,其中兩個是瞎子,另一個是個瘸子,而且三人手上完好,沒有宮少卿想象的刀傷。宮少卿皺著眉頭問:“難道這城中,再沒有其他算命的人嗎?”
  瘸子討好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兩年前,城里最有名的是黃卦仙,他本希望將算命絕技傳給他的兒子黃小寶,但黃小寶不成器,所以黃卦仙死后,他的絕技就失傳了。只不知大人想算什么?我們三人也可以效勞。”
  宮少卿問黃小寶如何不成器。瘸子說:“黃小寶是個敗家子,吃喝嫖賭啥事都干,黃卦仙的財產都讓他敗沒了,最可氣的是黃小寶一有機會,就為不明真相的人算命,為賺幾個零花錢,卻壞了我們這行的聲譽……”
  宮少卿打斷他的話,命令韓林生立刻去找黃小寶。不一會兒工夫,黃小寶被帶到。宮少卿冷眼打量,只見黃小寶身材高大,一臉橫肉,眼中卻閃著狡猾的神色。宮少卿一拍驚堂木:“大膽黃小寶,如何殺害張屠戶?還不從實招來。”
  黃小寶跪倒在地,連呼冤枉。說起昨夜行蹤,他交待說自己一直在家睡覺,他的老婆素容可以作證。宮少卿傳來黃小寶的老婆素容,素容一身舊裳,面色憔悴,哆哆嗦嗦地說,昨天晚上黃小寶的確在家,天黑后兩人就睡了,天亮時黃小寶還躺在她身邊。宮少卿鑒貌辨色,斷定素容沒有撒謊,心下不由得失望,難道自己真的冤枉了黃小寶?這時,韓林生上前說,他帶人趕到黃家時,黃家屋子里有一股味道,好像在燒什么東西,他仔細搜查了黃家,并未發現可疑之物,但在爐灶里卻有一堆灰,好像是燒掉大批紙張留下的。
  宮少卿對素容說:“你老實講來,你家里平白無故哪來許多紙張來燒?”
  只見黃小寶臉色大變,剛想開口,宮少卿早有準備,一拍驚堂木,令他住嘴。素容驚慌地看了黃小寶一眼,小聲地說:“那是一些……給死人的信。”
  宮少卿一愣,無論素容說出燒的是什么,他都不會吃驚,可素容的這句話真令他呆住了。給死人的信?那是什么信?
  原來,兩年前黃小寶之父黃卦仙病得奄奄一息,自知大限已到,只是對兒子一直放心不下,黃小寶雖然敗家,但畢竟是自己的血脈,自己死后,他可怎么活呀?黃卦仙不愧人中之精,想了個絕妙的主意。他讓黃小寶散出消息:他黃卦仙即將魂歸九泉,去和那些死去的人見面了,如果有誰有什么話想告訴死去的人,他愿意代為捎信,不過每封信收費十兩紋銀。
  黃卦仙生前自稱通靈,而且卦相靈驗,不少人將他奉若神明,更相信他死后真能見到那些死去的人,于是紛紛拿錢托他給死去的親人們代話捎信。黃卦仙臨死前的七天里,用這種方式給兒子掙了一千多兩銀子,然后才放心地撒手西去。但他沒想到,黃小寶起了歪心,當時很多人寫了信,扔進黃卦仙的箱子里,等待黃卦仙死的時候,一起火化成灰,就算是黃卦仙帶走了。黃小寶想,這些人跟死人說的話,或許還有什么隱私、秘密,自己如果知道這些,以后或許可以換點錢花,于是他偷偷把所有的信都留下了。
  今天下午,黃小寶突然把所有的信找出來,塞到爐膛里一股腦燒了,素容雖不知道為什么,卻也不敢問他。宮少卿聽罷不覺稱奇,天下什么人都有,利用自己的死還能發財,真是聞所未聞。他問黃小寶為何這樣做,黃小寶眼睛骨碌碌轉動著,臉色卻變得蒼白,解釋說:“我知道自己留了人家的信太缺德,我后悔這么做,所以干脆把信燒了,但這跟張屠戶的死可沒關系呀。”
  宮少卿冷笑著說:“張屠戶之死與你無關?那我問你,你的算命銅錢如何會在張屠戶家里?”說著,他將銅錢扔在黃小寶面前。沒想到,黃小寶看了一眼銅錢,大聲說:“我的銅錢在我口袋里,這幾枚不是我的啊。”言罷從口袋里果然掏出三枚銅錢。銅錢樣子都差不多,又怎么能證明哪三枚是黃小寶的?黃小寶如此狡詐,宮少卿大怒,命人用刑,可一頓板子打下來,雖然打得黃小寶喊爹叫娘,但他一口咬定自己沒殺張屠戶。
  宮少卿突然有了一個模模糊糊的想法,他問:“給死人捎信的都有些什么人?”
  黃小寶齜牙咧嘴地說:“我沒機會看就燒掉了,我哪里記得……有王二麻子、四虎子、老丁頭……”他說了一連串的名字,然后便說想不起來了。宮少卿大喝:“是不是有寡婦淑梅的信?”
  黃小寶面無血色:“沒有……好像沒有……我想不起來了。”
  見他這個樣子,宮少卿精神一振,轉向素容問是否有淑梅的信,素容不敢隱瞞,點了點頭。宮少卿又問信的內容,素梅卻不知道,黃小寶說他沒打開信,他也不知道寫的是什么,宮少卿再次給他用刑,黃小寶卻咬緊牙關,堅持說沒看過。
  宮少卿將他押下,考慮了一下,叫來韓林生,命他以最快速度,以隱秘的方式,將黃小寶藏下眾人給死者書信之事迅速散播出去,并說書信均已落入官家手中。半個時辰后,他命人傳來淑梅。他先冷冷地盯了淑梅一會兒,然后突然一拍驚堂木,他看到,淑梅嚇得打了個哆嗦。他抓起案上備好的一張紙晃了一下,大聲說:“我來問你,你給你丈夫寫的信中,為何要說這些事情?難道這都是真的嗎?”
  淑梅露出驚恐之色,嘴里卻說:“自先夫去世后,妾身每日以淚洗面,精神恍惚,有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、做什么,那封信確是胡言亂語,可我跟自己死去的丈夫無論說什么,都不犯法吧?”
  宮少卿心中大喜,知道自己已經接近真相。他從黃小寶的反應中推斷,黃小寶殺張屠戶,一定與淑梅給她丈夫的信有關,但黃小寶死活不招,此信內容只能從淑梅口中得知,而這信的內容正是導致張屠戶被殺之因,是淑梅精心策劃的結果,試想她又怎會輕易招供?所以宮少卿先命人散布謠言,以亂淑梅之心,讓她以為此信落入己手,在審她前,又拿了張紙虛晃一下,加強淑梅的錯覺,令她不敢撒謊,如今看來此法奏效了。宮少卿不露半點喜色,緩緩地問:“可正是因為你的信,致使黃小寶殺了張屠戶,這難道不是你策劃的結果嗎?”
  淑梅強做鎮定,說:“我說張屠戶有金佛,我又沒讓黃小寶去搶,是他自己不該偷我的信,是他自己起了貪心,跟我又有什么關系?”
  宮少卿恍然大悟,事件事情他已經推斷得差不多了。他再次帶出黃小寶,黃小寶見了堂上的淑梅,不禁露出絕望之色。宮少卿問道:“淑梅已經全說了,真相可憐復可笑,事到如今,你還嘴硬,想再受皮肉之苦嗎?”
  黃小寶低頭不語,宮少卿也不語,一時間大堂如死一般寂靜,就在令人壓抑欲死的靜默中,宮少卿突然大喝:“金佛在哪里?”
  黃小寶面如土色,嘴唇哆嗦了半天,突然沖著淑梅破口大罵:“你這個臭女人,為什么要說出實話?信都被我燒了,本來是死無對證,說出真相對你有什么好……”
  淑梅身子一顫,憤怒地盯著宮少卿,尖叫道:“你騙我?你那封信是假的?你根本就不知道信的內容?”
  宮少卿哈哈大笑起來,拿起案上的那張紙說:“這信當然是假的,不這樣,你又怎么會說出什么金佛來?我相信一會兒我就知道信的內容,因為你們會招,否則我就要大刑伺候了。”
  黃小寶呆住了,此時他才知道,自己落入宮少卿的算計之中。眼看著如狼似虎的差役撲上來,他忍不住長嘆一聲,他能挺住大刑,淑梅能挺得住嗎?于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。
  黃卦仙死后,掙來的銀子著實夠他揮霍了一陣子,可前些日子,他窮得實在不行了,突然想起這些信,便打開看有沒有可以讓他發財的,這一看,看到了寡婦淑梅的信。
  信是寫給淑梅老公的,她罵她老公是個死鬼,兩腿一蹬就去了,留下她給他守活寡,每天辛辛苦苦給人紡織賺錢,活得很累。信的后面說,人的命天注定啊,前些日子鄰居張屠戶夫婦挖地窖,她去幫忙看孩子,看見張屠戶從地下挖出個金佛,足有一尺來高,張屠戶都樂瘋了,給了她三兩銀子,跟她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保密,說將來兒子大了,用這尊金佛給兒子買個官當。她就不明白,張屠戶命怎么就這么好?自己怎么就沒這財命呢?
  黃小寶看得怦然心動,決定把這金佛偷到手,他不想讓老婆知道此事,那天晚上,他先用迷香迷倒老婆,然后到了張屠戶家,弄破窗紙吹入迷香,之后入室搜索,但卻找不到金佛,于是用水弄醒張屠戶,逼問金佛下落,不料張屠戶趁他不備,抓起殺豬刀就捅,黃小寶大怒,幾刀了結了張屠戶性命,然后逃出張家。路上發覺衣服上的口袋被張屠戶劃破,里面的東西都不見了。他不敢回去尋找,就找了個地方把兇器和染血的衣服埋掉,回到家上床裝睡。第二天,他重新準備了銅錢,又想起那些信,如果官府懷疑到他,這可是致命證據,于是手忙腳亂地燒掉信,不料被韓林生嗅到味道,進而發現紙灰,最終引起了宮少卿的疑心。
  交待完這些,他慘笑著對淑梅說:“你這個臭女人,張家根本就沒什么金佛,你可害死我了。”
  “是你自己害死你的。”淑梅昂然說,“那封信本該按我們說好的,在你父親死時燒掉,可你不守規矩在先,我還要你還我那十兩銀子的費用呢。”
  宮少卿命兩人住嘴,他仰頭看著屋頂,深思良久,突然笑了,對淑梅說:“張屠戶的兒子還好吧?會不會給你添許多麻煩?”
  淑梅愣了,好半天才說:“大人放心,這孩子太可憐了,我跟先夫并無子嗣,定當視如己出,不使他受半點委屈。”
  宮少卿揮手讓她退下,淑梅反倒呆住了,不敢相信宮少卿就這樣放過她。直到宮少卿再次揮手,她不知所措地退出大堂。黃小寶卻大叫起來:“為什么讓她走?我殺人都是因為她的錯,你為什么要放過她?”
  宮少卿厲聲道:“她犯了什么罪?是她讓你去殺張屠戶嗎?是她幫你殺掉張屠戶嗎?她不過寫了一封信而已。我不放她,難道把她下到大獄不成?”
  黃小寶啞口無言,呆了片刻,嚎啕大哭起來。
  宮少卿命令結案,黃小寶無德,偷看給死人信件,心生貪念,結果傷人性命。秋后問斬。判罷拂袖進入內堂,捕快韓林生跟了進去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大人,那個淑梅一定有問題,您怎么放過了她?這不是您的行事作風?”
  “此案必為淑梅一手促成無疑。淑梅遭張屠戶之辱,卻為女子貞節所累,恥于報官,恰在此時,黃卦仙搞什么替死人捎信的活動,淑梅便動了心機。黃小寶是個地痞無賴,淑梅肯定早有耳聞,她算定黃小寶會借此尋找發財機會,于是寫了那么一封信,引發黃小寶貪念,黃小寶只要找到張屠戶頭上,張屠戶就會倒霉了。這本來是個一廂情愿的計劃,但不幸的是,這女人的算計都成了事實。”
  “既然如此,大人為何不緝她歸案?”
  “緝她歸案?她只是寫了封給死人的信而已,她沒傷害任何人。”宮少卿慨然長嘆,“死的都是該死之人,淑梅不過是一苦命女子,她既能收養張屠戶之子,也算是做了件善事,又何苦為難她呢?就當是我的一樁糊涂案吧。”
  • 上一篇: 圍樓御匪
  • 下一篇: 恩怨影子盜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