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迷案追蹤> 卡布奇諾疑案

卡布奇諾疑案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20-01-09 閱讀:
  1。洗清嫌疑
  敲門聲響起的時候,云天正在家里看書,我正閑得無聊。
  我打開門,進來了一位三十多歲的年輕女士,她身材修長,打扮高雅得體,漂亮的臉上透露出一種高傲的神氣。我請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云天發覺有人來了,放下書,向她點頭致意。
  “請問,哪一位是云天先生?我遇到了些麻煩想請他幫忙。”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云天,焦急地問道。
  “我就是云天,這位是我好朋友澤草,您遇到了什么麻煩?我們會盡量幫助您的。”云天很客氣地說道。
  “我叫楊雪,這次出事的是我丈夫,正合泉山分公司的副經理鄭航。我相信他絕對是清白的,你們一定要幫他洗脫嫌疑。”楊雪的聲音有些激動了,高傲的神態此刻也被急躁不安所代替。
  “那是當然,如果他真是清白的話,”云天不慌不忙地說道,“那么請把具體的事情講清楚吧。”
  楊雪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,她長長嘆了口氣,接著說道:“事情是這樣的,我丈夫今早約了他們公司總經理談事情,沒想到去他別墅后竟發現總經理被人殺死了,這樣警察不知怎么就懷疑起他來,可這完全是不可能的呀,他是那么正直的一個人,怎么會做這種事呢?”
  “那具體的情況您不太清楚啦?”云天不耐煩地打斷了楊雪的話。
  “嗯。”
  “今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情,快點去的話,現場應該還保存得較好吧,那么請您快些帶我們到案發現場去吧,澤草,你也快準備一下,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。”
  很快我們一行人便向現場趕去了。對于這個洗清嫌疑的委托我們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到現場去認識清楚。
  2。犯罪現場
  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快12點,那是一個隱匿于山林中的幽靜別墅,景致非常優美,別墅的裝飾也頗為豪華,此刻別墅內警察們正在做一些收尾工作,泉山警察局的老警探趙興國正在那里指揮。
  “喲,是云天和澤草呀,你們消息挺快的。”趙興國看到了我和云天,走過來說道。
  “是這位女士委托我們來調查的,”云天指了指一旁的楊雪,“那么現場還保持完好吧?”
  “基本上如此,除了一些必要的檢查工作。”
  “那么請告訴你的手下,不要再隨便移動任何一處物品,盡力保持住現場的原狀。另外,我想知道具體的案件情況,請說說吧。”
  趙興國點燃了一支香煙,深深地吸了一口,說道:“基本情況是這樣的,死者是正合公司泉山分公司的總經理維世杰,是在客廳的沙發旁被人用木棍擊倒后再用繩子勒死的。死亡時間大約是7點30左右,而在早上大約8點15的時候警方接到了鄭航的報案,鄭航說他是和維世杰約好了8點鐘見面談公司業務的。”
  “那么別墅中沒有其他人了嗎?”云天問道。
  “沒有,維世杰的妻子和女兒都外出旅行去了,平時來做家務的保姆也只是每天中午才來,所以早上房子里就只有維世杰一人。據說維世杰和鄭航因為工作上的事鬧得很不愉快,而且維世杰在公司里似乎有意壓著鄭航。”
  楊雪此時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色,但她也沒說什么,也許對于這樣的事實她也沒什么好辯駁的吧。
  “這樣啊,”云天沒有立刻表態,“那么我們接下來再調查一下犯罪現場吧。”他轉過來對我說道。
  在客廳沙發旁的尸體已經被抬走了,只留下標示尸體位置的記號。
  “兇手看來十分殘忍,用木棒將維世杰打暈后,再用繩子將其勒死,死者身上的棒傷就有接近十處。”趙興國解釋道。
  “的確是很兇暴的家伙呀,竟打了這么多下,看來是和維世杰積怨頗深的人。”我評論道。
  “我丈夫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人,他可是一個很文弱善良的人呀!”楊雪在一旁插話,眼睛里閃著深信不疑的光芒。
  我和云天都暗暗地笑了,女人的直覺有時候很準,但有時候也是引入歧途的根源。
  “我們并沒有說你丈夫就是兇手,只是存在這方面的可能性罷了,如果他沒有做過違法的事,我們一定不會讓他蒙冤。”趙興國對楊雪說道。
  “但愿如此。”楊雪有些輕蔑地說道,似乎對警察的能力不太信任。
  云天在他們說話的時候趴在了地上,在尸體位置的周圍仔細查看著。
  “有趣的東西。”一會兒,云天手里拈著一個很小的東西站了起來。
  “是什么?”我湊過去問道。
  “一粒石子。”云天說著將它裝到了一個透明小袋子中。
  “也許是那個人腳上粘著石子帶進來的吧。”趙興國不以為然地說道。
  “也許吧。”云天沒有表態。
  除了因為打斗而歪在一邊的茶幾外,客廳里幾乎沒有什么特別的痕跡,一切都很整齊干凈。煙灰缸中也是干干凈凈的。
  而和客廳相連的餐廳中卻留有正在準備早餐的跡象,有從冰箱中取出的準備下鍋的袋裝水餃和準備好了的餐具和調料。餐桌上擺著一張今早送到的報紙和一杯已經冷了的咖啡。
  看到這咖啡我不禁感到十分親切,這不正是我喜歡喝的那種卡布奇諾嗎?
  云天似乎也看出了這點,他湊到咖啡旁,聞了聞,又像看一件藝術品般地仔細審視了一番,轉過身來對趙興國說道:“咖啡化驗過了吧?有沒有毒?指紋?”
  “化驗過了,沒毒,除了維世杰的指紋也沒有其他人的指紋,而且也沒有人喝過這咖啡,看來維世杰還沒來得及享受豐盛的早餐就一命嗚呼了。”
  云天拿出了幾個空杯子,將咖啡倒了一部分在兩個空杯中:“怎么樣,我們的咖啡愛好者,來嘗一嘗這杯卡布奇諾的味道?”他將其中一杯遞給了我。
  我覺得奇怪極了,雖然我是很喜歡喝卡布奇諾的,但也不至于饞到連犯罪現場的咖啡都要拿來享受吧。
  “喝吧,沒事的。”云天催促道,自己端起另一杯喝了起來。
  我也只好跟著喝完了手中的那杯咖啡。
  趙興國和楊雪好奇地看著我們,不知道云天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
  “味道如何?”云天喝完后對我說道。
  “味道基本上不錯,不過……”
  “不過什么?”云天有些興奮地催促道,好像他和我有同感。
  “不過味道似乎有些欠缺,似乎缺乏意大利咖啡特有的那種濃郁香味和強烈苦味。”
  云天微微笑了笑:“的確是一杯有欠缺的卡布奇諾。”
  正說著的時候,一個高個子中年婦女嘟囔著走了進來。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咖啡館里的鋼琴聲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