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迷案追蹤> 咖啡館里的鋼琴聲

咖啡館里的鋼琴聲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2-27 閱讀:
  皮埃爾是音樂學院的高才生,學的是鋼琴專業。他在一家高檔咖啡館勤工儉學,每天下午都會去演奏鋼琴,很受客人的喜歡。
  最近皮埃爾留意到一個白胡子的老頭,他每次來都徑直走向后面的走廊,然后就不再出來。皮埃爾覺得奇怪,走廊的盡頭只有洗手間,那人去干什么呢?
  這天,皮埃爾正好去洗手間,發現狹長的走廊上擺了張小桌子,老頭正在喝咖啡,還靠著墻像在傾聽什么。皮埃爾走過去,好奇地問:“您為什么不坐大廳,卻偏要坐這里呢?”
  老頭神秘地一笑:“我不也在聽音樂嗎?”他指了指身旁的墻壁。皮埃爾仔細聽,果然有鋼琴聲從隔壁傳過來,聲音清晰可辨。不過曲子很簡單,對方的手法也稚嫩,一聽就還在學習中。
  皮埃爾對老頭的選擇有點失望:“難道我彈得還不如這個好嗎?”老頭哈哈大笑:“聽這個每天都在進步的聲音,不是更有意思嗎?”皮埃爾只好聳聳肩離開了。
  打那以后,皮埃爾就不去管老頭了,然而怪事又出現了,他發現老頭變得情緒不佳,離開時總是一副疑惑的樣子。
  這天,咖啡館來了一對富有的中年夫妻,兩人聽完皮埃爾的演奏,邀請他一起談談。男的叫喬納森,就住在咖啡館隔壁,想為小兒子亞當找一位鋼琴家教,如果皮埃爾愿意過去,收入將比在咖啡館高得多。
  皮埃爾恍然大悟,原來那老頭聽見的,就是喬納森家里的鋼琴聲。他馬上說聽過亞當彈奏,雖然不熟練,但有一定的基礎。誰知喬納森吃驚地看著他說:“亞當和我們都不會彈鋼琴!”接著他眼圈一紅:“你說的是安娜吧?她已經去世了。”
  安娜是喬納森的大女兒,夫妻倆本想把她培養成鋼琴家,她也每天都在家練習。不幸的是,不久前他們帶亞當出去玩,保姆也在外買菜,家里竟然闖進了小偷,小偷偷走了貴重的首飾,還因為被安娜看見,殘忍地將她殺害了!
  喬納森夫妻倆好不容易從悲痛中走出來,將希望又寄托在亞當身上,聽人說隔壁咖啡館里的鋼琴師不錯,所以才慕名來找皮埃爾。見兩人態度誠懇,皮埃爾答應了,約好第二天就去拜訪。
  夫妻倆走后,皮埃爾去走廊上找那老頭,說了自己的打算,并特意告訴他,以前在隔壁彈鋼琴的是喬納森的女兒安娜,但已經遭遇了不幸。老頭很吃驚,在問過安娜遇害的具體時間后,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。
  第二天,皮埃爾來到喬納森家,見客廳靠墻的位置果然有一架鋼琴,看來聲音就是從這里傳到咖啡館的。喬納森欲言又止,還是禮貌地請皮埃爾先露一手,就彈安娜練習過的曲子。
  皮埃爾自信地在鋼琴旁坐下,手指一按,優美的旋律就傳了出來。不料當他站起身,喬納森卻說:“很抱歉,今天還有位競爭者,就是著名的鋼琴家赫斯先生。”皮埃爾大吃一驚,他只聽說過赫斯的大名,而且知道對方早就退休了。這時從外面進來一人,皮埃爾更是目瞪口呆,赫斯原來就是那個白胡子老頭!
  赫斯裝著不認識皮埃爾,也坐下來彈奏,姿態嫻熟,始終閉著眼,仿佛在給皮埃爾上課。皮埃爾雖然服氣,但對赫斯欺騙了自己感到惱怒,他對喬納森冷冷地說:“其實我教你兒子就足夠了,再說這位老先生年紀太大,恐怕堅持不下來!”說完,他生氣地推門而去。
  赫斯的心情并未受影響,他問喬納森:“我想確認一下,你們真的都不會彈鋼琴?”見對方點頭,赫斯又問家里還有沒有其他人,喬納森說除了他們一家三口,就只有一個從鄉下來的保姆,不過她平時連鋼琴都沒摸過。赫斯“哦”了一聲,若有所思。
  失意的皮埃爾回到咖啡館工作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這天,讓皮埃爾意外的是,赫斯居然又來到咖啡館。見皮埃爾還有些尷尬,赫斯笑了:“年輕人,大度一點,我這次是來邀請你參加派對的!”
  赫斯解釋說亞當的進步很快,于是他跟喬納森提議,在家里舉辦一場音樂派對,請親友們都去見證。皮埃爾更生氣了:“你是想再羞辱我嗎?”
  赫斯語重心長地說:“你要想成為優秀的鋼琴導師,還得虛心學習,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。”皮埃爾見他態度真誠,終于答應了。
  派對當天,喬納森家里熱鬧非凡,赫斯還帶來了一個朋友。小亞當彈完一曲,赫斯坐到了鋼琴旁:“我也來彈一首,獻給美麗的安娜!”但他居然彈了一首歡快的樂曲,所有人都面面相覷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皮埃爾更是暗暗吃驚,因為曲子里竟然有好幾處錯誤,當然只有他才能聽出來。
  赫斯演奏完,故意走到皮埃爾身旁,問:“年輕人,我彈得怎么樣?”皮埃爾忍不住回擊:“您彈錯了好些地方,難道自己都不清楚嗎?”
  赫斯卻拒不承認:“這首曲子我很熟悉,怎么可能有錯?”兩人僵持著,不說話。
  赫斯面子掛不住了,一怒之下掏出一疊鈔票,放在桌子上:“我跟你打個賭。如果有人能證明是誰錯了,輸家就付那人一千英鎊,怎么樣?”皮埃爾堅信自己沒錯,一咬牙將銀行卡也掏了出來:“這是我在咖啡館掙的三千英鎊,咱們再賭大點!”赫斯終于被激怒了,大聲宣布要是自己輸了,愿意單獨再加兩千英鎊。五千英鎊!全場一片驚呼,氣氛緊張到了極點。
  這時遠處有人小心地問:“我可以做證嗎?”大家往后看去,說話的人居然是家里的保姆!她從人群里擠進來,揚起手中一本陳舊的樂譜說:“是赫斯先生您彈錯了。”赫斯大怒:“你一個沒摸過琴的鄉下女人,懂什么?”
  保姆卻鎮定地坐到鋼琴旁,照著樂譜將剛才的曲子重新彈了一遍,皮埃爾臉上綻開勝利的微笑,因為她嫻熟又準確的演奏替他作了解答。
  保姆站起身來看著赫斯,像是在等他兌現諾言,想不到,赫斯突然冷冷地說:“真是深藏不露啊,這首曲子你當然很熟悉!”保姆頓時臉色大變。這時赫斯的那位朋友亮明了自己的身份,原來是位探長,他給保姆看了一張照片,是個被警察逮住的男人。保姆“啊呀”一聲,癱在了地上。
  “各位,我要揭露殺害安娜的真正兇手!”赫斯面對眾人,終于道出了事情的真相。赫斯最初在咖啡館,每天都愛聽安娜練習鋼琴。但有一天,他發現隔壁卻換成了個老手,偶爾會彈這首歡快的樂曲。
  從皮埃爾那里得知安娜遇害的事后,赫斯就產生了懷疑,他決定親自去應聘做亞當的老師,并感覺家中的保姆嫌疑很大。
  于是,赫斯委托他的警探朋友暗中去調查保姆,這一查果然有問題:她來自小城鎮,以前是名鋼琴老師,因為品行不端被學校除名,才隱瞞身份來城里做了保姆。探長還發現,保姆私下花錢大手大腳,應該很缺錢。
  探長順藤摸瓜,發現保姆在城里還有個情夫,終于從情夫那里打開了案件的突破口。
  保姆見大勢已去,只好交代了犯罪的原因:她早就覬覦喬納森家里的貴重首飾,加上一直看不慣安娜的大小姐脾氣,便趁夫妻倆帶亞當出去玩,讓情夫溜進家里作案,并殺死安娜滅口。
  安娜死后,每當家里沒人時,保姆就會偷偷去彈鋼琴,釋放內心的喜悅之情,沒想到,這一切都沒能逃過隔壁的耳朵……
  • 上一篇: 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 布鞋疑云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