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迷案追蹤> 布鞋疑云

布鞋疑云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2-24 閱讀:
  1。引狼入室
  城南有一富戶李員外,最近剛建成私家花園,還沒來得及享受,城北就有人捎信來了,說是他的老父親從樓梯上摔下來,斷了幾根骨頭。
  李員外頓時心急如焚,當下便帶上銀子,套了馬車,趕去城北。到了父親床前,見父親氣色尚可,他心里才輕松了幾分。替李父診病的吳郎中說李父只是硬傷,并不打緊,李員外這才徹底放寬心了。
  在與父親的閑談中,李員外得知,這個吳郎中原來是城北一帶最負盛名的大夫,他不禁心中一動。原來李員外有個獨生女,名叫李瑤琴,長得花容月貌,最近卻總說身體不適,李員外便想趁自己返家之際,順道帶吳郎中一同前往家中,替女兒看病。吳郎中當下便同意了,就這樣,李員外帶著吳郎中回到了城南的家中。
  女兒李瑤琴對于父親擅自做主,請郎中來替自己看病的事,頗為不滿。李員外不解道:“你不是說這兩天不舒服嗎?吃飯也沒胃口,睡覺也不安穩,我這才特地請了位名醫給你看病的。”
  李瑤琴生氣道:“我也就是說說,誰讓你去請郎中了?一點小毛病,本來挨幾天就過去了,沒病都被你整出病來了。”
  李員外好不容易請吳郎中來到自己家中,當然不想就這樣將他打發了,只得硬著頭皮與女兒好說歹說,李瑤琴這才勉強同意了。然而吳郎中給出的診斷結果,卻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。原來李瑤琴根本就沒病,只是懷了孩子?衫瞵幥倌攴绞,尚待字閨中呢。李員外大為震怒,質問李瑤琴事情的原委。李瑤琴這才一五一十地哭訴起來。
  早在七月份的時候,李員外決定在院中修建花園,便請了幾個短工來干活。到了八月十五那夜,李瑤琴逛街賞燈回來,已是人困馬乏,回到房中,很快便睡熟了。等她醒來時,卻發現自己的嘴巴已被人堵上,雙手也早已被人牢牢控制住了。她奮力掙扎,卻無濟于事,拼命呼喊,卻發不出一絲聲響,直到筋疲力盡,奄奄一息,才只得認命。
  就這樣,李瑤琴莫名其妙地被人玷污了。就在她傷心絕望時,門外不遠處突然傳來李員外的喊聲,原來李員外半夜肚子餓,讓廚娘做了宵夜,想問問李瑤琴要不要吃。歹徒聽見聲響,自是恐懼,黑暗之中,連鞋都沒來得及穿上,便跳出后窗,逃之夭夭了。
  李瑤琴這才將口中所塞之物取下,點上蠟燭,將歹徒留下的鞋子用廢布包起,藏在了床底下。做完這一切,又理了理心緒,她才開門去見了父親。
  李瑤琴說完這些,早已哭成了淚人。李員外怒火中燒,狠狠踢翻了一把椅子,算是出了些心中的惡氣。
  吳郎中作為外人,自知不便久留,便向李員外提出告辭。李員外一路將他送出府門,又送了一筆銀子給吳郎中,只求吳郎中對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,不要向外聲張。吳郎中自然是滿口答應。
  當天晚上,李員外喝了好些悶酒,眼花耳熱之際,頭腦倒似乎更顯清醒了。他覺得白天給吳郎中的銀子太少了,怕是封不住吳郎中的嘴,于是,他決定第二天再送些銀子補上。
  第二日清晨,李員外親駕馬車來到吳郎中的醫館。將所帶銀子悉數奉上后,他又懇求吳郎中道:“吳郎中醫術高明,不知能否為我女兒打掉肚中的胎兒?”
  吳郎中拱手道:“吳某對于女科涉獵未深,而此事又關系重大,員外理當求諸老手,以保萬全。”
  李員外嘆氣道:“我哪有臉面去請什么老手啊,只好請吳郎中勉為其難了。”說完,李員外便跪在地上,給吳郎中磕起頭來。
  吳郎中趕忙將李員外扶起,但還是以同樣的理由拒絕了李員外的請求。李員外沒有辦法,只得哀求道:“那只求郎中替我保守秘密,其他的事,我再想辦法。”
  說完,李員外又掏出一袋銀子遞給吳郎中,吳郎中也并未拒絕。而正當李員外轉身往門外走時,吳郎中卻叫住了他,陰陽怪氣地說:“我倒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不知李員外意下如何?”
  李員外眼睛一亮,問吳郎中到底有何良策,吳郎中皮笑肉不笑地說:“只要李員外同意把女兒嫁給我,那么您所擔心的一切問題就自然解決了。”
  李員外沉思了一會兒,覺得吳郎中言之有理,便說先回去與女兒商量商量,如無意外,就這么辦了。
  然而女兒李瑤琴的反抗卻十分激烈,原來她早已有了心上人。那人便是李員外的世侄徐升。徐升是當地最年輕的舉人,才氣橫溢,容貌出眾,且與李瑤琴青梅竹馬,情意頗深。這本是一門求之不得的好親,但如今李家出了這樣的事,李員外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。
  李瑤琴起初是死活不答應,但李員外心意已決,任憑女兒如何哭求,就是不為所動。而李瑤琴因被父親不斷游說,也開始自慚形穢,萬念俱灰之下,只得同意了與吳郎中的婚事。
  徐升聽聞消息,數次跑來李府,懇求李員外讓自己與李瑤琴相見,但李員外都拒絕了。他對徐升說:“我知道你與瑤琴相好,但結婚不等同于兒戲,自古講究門當戶對。賢侄雖是舉人,但家境貧寒,恐怕難以讓瑤琴托付終身。你若真為瑤琴好,就不要再來我家了。”
  徐升當然無法接受,在李府外徘徊數日之久,但最終還是被李家人趕走了。
  2。兇相畢露
  接下來,李吳二家為掩蓋李瑤琴的未婚先孕,倉促之間便舉行了婚禮;楹蟮牡诙,吳郎中攜李瑤琴來拜見李員外。其間,李瑤琴趁吳郎中不在,偷偷對李員外說:“父親,我感覺中秋那夜,闖入我房中的那個歹徒,就是吳郎中。”
  李員外心頭一驚,忙問女兒為何突然有此想法。李瑤琴解釋道:“昨夜洞房時,我聞到吳郎中身上有股淡淡的中藥味,才突然想起那歹徒身上,也是這個味道。而且方才我量了量那歹徒留下的鞋子大小,也與吳郎中的一模一樣。”
  李員外緊鎖眉頭,來回踱步,很快他便想明白了吳郎中全部的陰謀詭計。這姓吳的先強行霸占了自己的獨生女,奪得把柄在手,而后便可圖謀李家的萬貫家財了。
  正在這時,吳郎中恰巧進來了,李員外忍不住大聲質問他:“八月十五那晚,潛入瑤琴房中的那個歹徒,是不是你?先霸占瑤琴,再侵吞李家的財產,這就是你的如意算盤?”
  吳郎中大吃一驚,問李員外為何有此想法。李員外道:“中秋那晚,你雖趁著夜色,霸占了瑤琴,但你身上的中藥味卻出賣了你。而且,那晚歹徒留下的鞋子尺碼也正好與你的相同。對此,你還有何話可講?”
  吳郎中冷笑了幾聲,說:“不錯,中秋那夜潛入李家、霸占瑤琴的人就是我。誰讓瑤琴長得那么漂亮呢,我雖住在城北,但曾無意間見過瑤琴一面,從此便喜歡上了她。但我也知道,瑤琴的心上人是徐公子,想必明媒正娶是沒有希望了,所以也就只好先下手為強了。”
  李員外咬牙切齒道:“你不是人!是畜生!是狼!”
  吳郎中還是面不改色地笑道:“我是狼,但如今已是岳父大人您的女婿了。我們是一家人了,就不要再把過去的不愉快放在心上了。”
  事已至此,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還能怎么辦?李員外只好打落牙齒往肚里咽,將前事一筆勾銷了。雖然李瑤琴哭著鬧著,要與吳郎中一刀兩斷,但最終李員外還是站在了吳郎中那一邊,勸說女兒跟吳郎中一塊兒回去了。
  吳郎中帶著李瑤琴重返家門后,當晚便毒打了李瑤琴一頓,理由是李瑤琴輕浮、任性,身雖在吳門,心還在徐家;更可惡的是,嫁入吳家后,還對自己不忠不義,吃里扒外,出賣自己的丈夫。李瑤琴只是哭,毫無還手之力。從那天起,吳郎中對李瑤琴是三天罵,兩天打,簡直成了家常便飯?闪钊艘庀氩坏降氖,正因為這三天兩頭的摧殘,李瑤琴肚中的孩子竟然掉了。
  李瑤琴知道自己小產之后,心中卻不是悲,而是喜。她瞞著吳郎中,沒將這消息告訴他,而是悄悄跑回家,先對李員外說了。她覺得當初正是因為這未婚先孕的孩子,才讓她違心與徐升分手,嫁給了吳郎中,現在既然這孩子掉了,就該結束這段本就錯誤的姻緣。然而李瑤琴想錯了,李員外非但不同意她離開吳家,而且還一再為那個沒有保住的孩子感到惋惜,甚至還反過來責怪李瑤琴,說她不爭氣,沒能替吳家留住香火。
  李瑤琴頓時心如死灰,一氣之下,便摔門而去。大街上人來人往,本就熱鬧,今日不知怎的,沿街的店鋪還扎起了紅綢子,似乎是有貴人駕臨。
  正納悶呢,卻聽不遠處有幾聲鑼鼓傳來,剎那間幾十枚鞭炮齊發,不一會兒,整個街道便被煙霧所籠罩。李瑤琴滿懷好奇地往前方望著,只見幾匹高頭大馬由遠及近緩緩而來。打頭的是一位風度翩翩的青年才俊,她定睛一看,那人不正是徐升嗎?一問旁人,才知今天是徐升金榜題名、被任命為當地縣令衣錦還鄉的日子。
  李瑤琴羞于見他,轉頭看往別處,待人馬過去之后,方才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吳家。
  吳郎中兇巴巴地問她為何擅自離家出走,去了什么地方,李瑤琴隨口答道,回了趟娘家。沒想到吳郎中劈頭蓋臉地給了她一耳光,厲聲道:“剛才家里的傭人比你搶先一步,從街上回來了。今天不正是徐升加官進爵、光榮還鄉的大喜日子嗎?他看見你在街上迎接徐公子,是這樣嗎?”
  李瑤琴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,冷冷地說了聲“是”。這一聲“是”,自然使得吳郎中獸性大發,拳打腳踢已不足以發泄,他還扒了李瑤琴的衣服,用鞭子抽,一面抽,一面大口喝著酒,一直折騰到半夜,才呼呼呼地睡著了。
  李瑤琴咬牙切齒地盯著床上這個如同野獸般的男人,想到自己所有的悲劇都由此人鑄成,不禁怒火中燒。只見她輕輕地從地上站了起來,順手從柜上取了一把剪刀,把心一橫,便將那剪刀朝著吳郎中的身體,狠狠地扎了下去……
  • 上一篇: 咖啡館里的鋼琴聲
  • 下一篇: 圣誕爆炸案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内蒙古11选5技巧